元宵特辑——故乡青庐

元宵特辑——故乡青庐

青庐是故居,由于残破,年久失修,又实在无其他特点,又因其通体长满绿苔,故名“青庐”。青庐是旧时地主家的房子,于解放后分配给了祖父,当初就是因为庐破,所以大家才让给祖父的。祖父却因此有了一个安乐小窝可以容身,与祖母住了大半辈子,有了四子女。

故乡

元宵快乐

庐无杜甫之庐旧破,还没达到那种能通风进雨的田地;也无杜甫之草堂有幸,伴随了一代文豪大半辈子,更成就了“安得广厦千万间,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”的佳句。岁月将我与青庐安置在了一起,多少也是青庐倒了霉,由于孩时的我性子中的调皮,给青庐搞了点破坏,于是就更破了。

庐无甚特点,独一个破字了得,洞也特别多,大的能容下一只手。里面的住着的也是十分狡猾的角色,时常从洞口弹出半寸鼠脑,一见了人,马上又慌了,撞了回去。无事的时候,我也乐得恶作剧,取一把草,点燃塞进洞中,最后几只黑乎乎的东西从另外一个洞转了出来,而我已经呛出了眼泪。青庐梁上,悬着的是一大串一大串的辣椒与烟草。湘人尚辣,说的一点也不过分,我从小到大都是无辣不欢的,时常一碗菜半碗辣椒。母亲时常将梁上的辣椒藏起来,却又能被我神出鬼没的偷出来,放进锅子里一炒,又是一味好菜。

青庐正前,是一道水渠,时常鸣着曲,似乎在向青庐倾诉它的爱慕之情;水渠的两旁,则是一畦菜土,其间时常满满的坐着自家种的蔬菜;菜畦旁边,则是果树,自家种的,时常在初春时带来一大把芬芳,在秋时带来一串串果实。由于嘴馋,我总是第一个知道果实成熟的。由果树延伸,是一条小径,青石铺成,古色古韵。时常,祖母就一个人摆一条椅子,坐在路间,两眼望着天,似乎在期待,又似乎在等待。青庐有友,一坪竹,一抹风,再加上蛐蛐的曲,即成优雅的意境。

知己

共思家人

也许前期与青庐的缘分是天注定,又似乎是人为的。因为它的主人,也就是我的祖父,一个古铜色皮肤的男人,好赌棋。时常有事无事的去一条叫小河街的地方赌钱,每次都输的一清二白的。祖父满脸皱纹,枯枝般的手一碰到棋就着了魔般,眼睛也会立马放出光彩的。父亲与伯父多少也受了祖父“千金用尽还复来”的气魄的影响,也爱上赌,但是多少有了点“进步”,不再爱玩那沉重的象棋,而是开始一把一把的玩扑克。

青庐里时常会飘出两股香,茶香与酒香。祖父善茶,父亲喜酒,而且一喝总就是一大碗。在家中本不习惯这两股味的交织的,但是又想到了那两双臭脚以及那惊天的鼾声,也就没有了异议。可能是因为青庐前面是水渠,故我的性格多多少少受了水的影响,变得温柔善感。庆幸,我总算走出了“赌”的阴影,而是染上了一大把墨香,从此开始试着做一名文人。由于深夜有父亲脚臭的“熏陶”,故也时常不眠,也正因此,能够了解到青庐的另外一番美,月中的静谧美。

月光中的青庐如梦如幻,却又有了一层异样的魅力,如若将月光为水,那么青庐即为舟。自己,就是一名舟中垂钓者,斜风细雨不须归的那种,静谧的享受着月光的爱抚。这时候,风儿吹的屋后竹林沙沙的响,如梦中轻呓,如摇首轻叹。

青庐是故里的船,那么人不可能永远的身在其中,因为太危险,太无聊,水面远没有路面让人踏实。于是,我们全家搬了家。

思念

我的亲友

新居是自家建的,面对着青庐,本想拆的,但是祖母执意不肯,也就从了老人。建房的钱是母亲一人挣得,父亲也因此感到羞愧,后来就弃了赌牌,但其中更大原因是我渐渐的大了,随着时间的跃迁而大了。青庐静静的站立在那里,我想他从未孤独过,至少他有水流为他鸣唱,有竹林为他“沙沙”的响。

渐渐的,我发现阶前总有一位老人在那里孤坐,两目无神的看着天空,老人正是祖母。心里,也渐渐的知道了祖母的痛,因为她的两个女儿,我的姑姑,嫁的很远,常年杳无音信。望着夕阳中祖母的背影渐渐的与青庐相合,心中不觉的泛起酸楚。青庐多么无奈的被全家遗弃,就像祖母被两个女儿遗弃了一样。

当年的小孩已经成年,大都外出工作了,鲜能在青庐周围出现。在外漂泊,也没有太多时间去打理儿时的记忆。偶尔闲暇时,喜欢在河边走走,看天上自由飞翔的风筝,风筝是被人放高的,当它飞高时,会不会回头看那个放飞它的人?

风吹过,不留痕迹,但送人凉爽。雨落地,渐渐干却,滋润了千万生灵。在记忆的长河里,却有一个高大又瘦弱的身影,守候着青庐,守候着那份无私的母爱。颤动的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富士康家园网 » 元宵特辑——故乡青庐

赞 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