田克银:独在异乡做兼职

田克银:独在异乡做兼职

春节前几天,我跟老爸打电话说不回家过年了,老爸沉默了整整一分钟,开口安慰我:“孩子,苦了你了,是这个家拖累了你。”我忍住即将奔涌而出的眼泪,挂了电话。我已经记不清楚这是独自在外过的第几个年了。

2017年因为盖房子,家里欠下了巨额外债。临近过年,催债的电话一个接着一个,要强的我为了尽快还钱,咬了咬牙决定留守郑州,在公司放假时找份兼职。下定决心,我便激情澎湃地骑着小黄车开始说走就走的“旅行”。跑遍了经开区,所过之处却全是关着的门和窗,我感受到的除了冷冷的风,就是雾霾。难道天将降大任于斯人,必先让我难堪?去远点,再远点,一连四天却仍一无所获。

时间很快就到了除夕。这天一早,接完家人电话后我快速将自己从想家的情绪中解脱出来,因为下午有一个重要的面试,我要去应聘200元一天的KTV服务员。惊喜的是,当天面试顺利通过。上班的地方距离住处约15公里,上班的第一天,领班没有选中我干活。老员工告诉我,这里所谓的工资其实就是陪客人的小费,一天下来,陪不上客人就没有钱拿。凌晨3点,我骑着小黄车下班回家,冷风冷雨直往身上招呼。一天没吃东西的我决定奢侈一回,花10元钱买了一碗馄饨算作年夜饭。天气太冷,穿着衬衣和薄外套的我边吃边抖,还没吃完,汤已变冷。

在KTV干坐了三天,终于有一个新人被选中陪客,没到半小时,他却脸色苍白地出来了,直说不干了。问清他缘由后,我心里发麻,400元押金也不要了,直接闪人。

大年初四时,我找到了活:在海底捞上班,16块钱一个小时,上班时间为18:30—22:30。我被分配在洗碗房,很累,忙得根本停不下来,但我还是想坚持下去,有活儿干便意味着还有希望。

 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富士康家园网 » 田克银:独在异乡做兼职

赞 (1)